分类 app手机软件下载 下的文章

原标题:诈骗公司竟拉来“风投”,七百万元网上打广告忽悠1.4万人

病患网上求医问药,哪知遇到了陷阱——“老中医”是20岁出头的无资质者,花千元吃到肚子里、号称能根治男科疾病的药,竟然是20元一盒提高免疫力的保健品,全国30余市1.4万人上当受骗。近日,黑龙江省警方侦破了一起特大网络诈骗案,涉案人员达66人。

诈骗团伙落网。诈骗团伙落网。
警方突击收网查缴诈骗公司。警方突击收网查缴诈骗公司。

男子网上看病买到假药

千元“祖传中药”原是保健品

鹤岗市53岁的张先生患有男科疾病,这一直困扰着他。今年1月的一天,张先生在网上搜索这种病的治疗方法时,页面上突然跳出一个咨询弹窗,上面写着“上海市胡氏中医院”字样。一位客服人员接待了张先生,听张先生讲述完病情后,便引荐了一位自称有30多年经验的老中医给张先生。老中医与张先生添加了聊天软件好友,开始详细探讨病情。张先生发现,这位老中医讲得头头是道,对张先生的病情把握得十分准确,每隔几天,老中医还会询问张先生的病情,嘘寒问暖。老中医在聊天软件里晒出了“胡氏中医院”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等证明,还给张先生发来了实时位置,上面显示的确实是上海的一家中医院。这些无疑都给张先生吃了定心丸,半个多月后,他决定按照老中医的方法治病,并以5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盒祖传药品。

药吃完了,张先生的病情并没有得到缓解,他仔细端详这盒药发现,药品外套着一个简易的牛皮纸袋,上面印着一位老人的头像和“胡氏中医”字样,而里面的药上竟然写着功能是缓解疲劳,而且标明是保健品,显然是这家中医院盗用其他品牌的保健品,来了一次移花接木。

张先生又联系上这位老中医,老中医一顿辩解后,又给张先生开了两盒药,这次张先生消费了1000元。然而,当张先生打开药品时发现,收到的依然是跟上次一模一样的“药”。张先生这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骗子公司五脏俱全

客服“老中医”全按剧本演

鹤岗市公安局东山分局的民警在调查中发现,张先生收到的药品确实是从上海发货,然而接待张先生的客服和“老中医”却是在鹤岗当地。经过侦查,警方将这个团伙的落脚地锁定在鹤岗市一居民楼里,该团伙规模很大,分布在三层楼,有十多间大大小小的办公室,每天出出进进的员工有60多人,他们工作的时间很固定,都是早八晚五。经过两个月的暗中侦查,警方对该办公楼进行了突击收网行动。

这个骗子公司五脏俱全,办公楼里设会计室、人事处、统计科、话务室等部门。在话务室里摆放着90余部电脑,在线对来自全国各地寻医问药的患者进行答疑,而所谓的具有30多年从医经验的老中医竟然是年仅20几岁的年轻男女。这些人根本不具有从医资格,他们层次不一,有的做过营业员,有的做过服务员,有的甚至没有工作经验,只要通过公司的“剧本”和“话术”培训就上岗。他们的工资直接跟推销的药品数量挂钩,最多的月薪达1.8万元。

民警在这些“剧本”上看到,他们主要接待男科病和鼻炎两类疾病病患,“剧本”设计了“老中医”谈及病症的各种医学术语、病理成因、中医治疗方案等医学方面的套话,同时还针对咨询者可能回复的不同话语做出了与之相对应的推销话术,不管咨询者如何回应,他们都想方设法将药品推销出去。“老中医”们会在与患者的聊天过程中推断其经济实力,看人下菜碟,同样一种药要价500元至1000元不等。

注资700万宣传费

骗子背后还有“风投”

64人的员工队伍,必然会有头目在背后组织策划。而这个团伙的组织者就是陈刚。陈刚是鹤岗人,曾经是一名微商,卖过床品、自行车和日用品,可是微商之路却十分坎坷,收益不大。随后,陈刚来到北京打工,参加了一个假医生在线答疑卖药的诈骗团伙。学了“艺”,去年4月,陈刚策划了一个以“胡氏中医院”为噱头,假治病、卖假药的勾当。

他从北京一正规保健品销售处,以每盒20元的价格购买提高免疫力的保健品,再在外面套上自己印制的“胡氏中医”的字样,转手就卖500至1000元。他招聘话务员,培训后上岗,同时分组管理。为了在网上推广自己的业务,陈刚需要在很多网站、APP软件上打广告,而这些广告费达700万元之多。陈刚显然不具有这样的投资实力,他背后还有一名“风险投资人”吴明,随后,警方将吴明抓获。

警方在该团伙的电脑中发现,团伙对每名受害者的信息都进行了详细登记,包括家庭住址、病情、购买药品数量及价格。民警初步统计,受害人多达1.4万余人,其中多数都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他们遍布全国30余个城市,涉案金额达1800余万元。

此案中,警方共抓捕犯罪嫌疑人66人,目前,已有18人被刑事拘留。此外,警方还收缴涉案电脑94台,涉案手机147部,扣押涉案车辆一台,价值65万余元,冻结赃款100余万元,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文中嫌疑人为化名)

来源:新晚报

原标题:江苏响水一精神病人入院后遭“粗暴约束”,两涉事护工被辞退

精神病人入院治疗后,家人发现其浑身淤青。近日,江苏响水当地论坛有网友发帖称,自己患有精神病的亲属在响水县精神病院治疗时,“遭护工用木棍殴打和虐待”,浑身上下都是伤。

4月8日,响水县精神病院回应澎湃新闻()称,经过调查,该院护理人员在约束病人的过程中,的确过于粗暴,涉事两位护工已被院方辞退。

据网友爆料称,其亲戚因精神状态不稳定,前往响水县精神病院治疗。住院后不久,却被发现浑身上下多处是伤,大腿部和两胳臂多处淤青,闻讯赶到的亲友心痛不已。

澎湃新闻从响水县卫计委获悉,经查,患者郑某某于3月29日上午因“精神分裂症”进入响水县精神病院治疗。入院后,行为表现冲动,辱骂工作人员,治疗中护理人员对其进行了约束,但方法不当,导致患者身体腿部等部位出现瘀斑。

响水县卫计委人士说,3月30日,响水县精神病院医生在查房时,发现郑某某身上有瘀斑,立即予以对症处理,并主动和其家人沟通。

响水县精神病院院长陈其峰表示,经过县精神病院和响水县人民医院全面检查,郑某某为软组织受伤,其余没有发现异常。

陈其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经调取监控录像了解,两位护工在约束病人时动作确实过于粗暴,但并没有虐待行为,没有如网帖所说用木棍进行殴打。

据其介绍,两位护工目前已经被院方辞退。同时,院方已经和病人家属协调解决好此事,取得了对方谅解的同时,精神损失费也已经赔偿到位。

陈其峰表示,事发后,院方已再次开会强调了服务护理工作的规范性。

响水县卫计委副主任黄萄表示,看到网帖所述问题后,卫生部门高度重视此事,第一时间和院方以及家属方取得联系,责令县精神病院对当事人进行处理。

黄萄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县卫生部门始终高度重视医疗卫生服务工作,具有特殊性的精神病医院更是如此,一旦出现违规甚至违法的行为,定将依规依法进行处理。

辽宁省政协原常委、省政协委员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赵战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赵战鼓简历

赵战鼓,男,满族,1955年3月出生,辽宁盖州人,1972年12月参加工作,197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大专学历。

1972.12--1978.10  辽宁省盘锦新建农场下乡知青,生产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党支部书记,农场党委副书记,县水产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1978.10--1981.04  辽宁省沈阳市自行车工业公司教育科、组织科干事

1981.04--1984.06  辽宁省沈阳市自行车工业公司团委副书记(1980.04--1984.06 辽宁大学哲学专业在职大专学习)

1984.06--1984.12  辽宁省沈阳市自行车工业公司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

1984.12--1988.11  辽宁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工作人员、主任干事

1988.11--1992.01  辽宁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

1992.01--1994.11  辽宁省委组织部老干部招待所所长(辽宁金秋宾馆经理)、辽宁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

1994.11--1995.12  辽宁省委组织部老干部招待所所长(辽宁金秋宾馆经理)(正处级)

1995.12--1996.04  辽宁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兼老干部招待所所长(辽宁金秋宾馆经理)

1996.04--1998.06  辽宁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

1998.06--1998.09  辽宁省委组织部助理巡视员兼办公室主任

1998.09--2001.06  辽宁省委组织部助理巡视员

2001.06--2004.08  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中共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委副书记

2004.08--2013.01  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厅级)

2013.01--2015.10  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厅级),十一届辽宁省政协常委、省政协委员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2015.10--2018.01  十一届辽宁省政协常委、省政协委员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原标题:吸毒男女同居生下女婴:女方已去世,男方涉嫌遗弃罪被公诉

小卉(化名)出生五天又被送回了医院,因为她的妈妈病重,她的爸爸没钱养活她。

“我想她在江湾医院有人照顾的,跟着我也活不了。”小卉的爸爸王某离开医院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小卉,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妈妈在小卉出生一个多月后就去世了。

4月3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获悉,犯罪嫌疑人王某因涉嫌遗弃罪被该院提起公诉,虹口区人民法院将于近期开庭审理此案。

王某到案后表示,她和小卉的妈妈都吸过毒,同居生下小卉,他生活很困难,想等有钱了再去接孩子。据承办检察官透露,在批捕阶段,王某曾表示不想放弃对小卉的抚养。而到了目前的起诉阶段,王某又改口称:“想通了,觉得小孩跟着自己日子也不会好过。还是想给小孩一条生路,如果有好的去处,我就放弃对她的抚养,让她有好的归宿。”

虹口检察院表示,已于2017年8月22日向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制发检察建议,建议其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王某的监护人资格。下一步,检察机关将继续积极参与撤销王某监护权的工作,并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

其母有吸毒史,已去世

小卉出生不到两个月,她的母亲便去世了。

犯罪嫌疑人王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小卉的妈妈郑月(化名)有吸毒史,他和她在网吧相识,后来两人同居生下了小卉。

据检察院介绍,2016年3月4日,小卉在位于上海虹口区的江湾医院出生,不久,王某带着他还未成婚的女友郑月和刚出生的小卉出院。

3月8日,郑月因为病重再次被送入江湾医院,同日转院至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郑月转院时,王某将小卉交由江湾医院暂代为照护。

之后,江湾医院院方和公安机关通过电话等方式多次联系王某接回小卉,其均未予理会。同年4月28日,郑月因抢救无效死亡。

2017年12月15日,王某在上海的某个小旅馆接受民警盘查,民警发现其为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故将其抓获归案。

到案后,王某供述称,为逃避承担女儿小卉的医疗和抚养费用,在多次接到医院让其接回小卉的电话后仍不予理会,后直接不接电话。在小卉交江湾医院暂代为照护后,他也未曾前往探望或照料。

2017年12月29日,虹口检察院以涉嫌遗弃罪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批准逮捕。2018年3月1日,该检察院对王某以遗弃罪向虹口法院提起公诉。

无出生证明,无法接种疫苗

2016年3月9日,小卉被王某交给江湾医院代为照护后,就一直待在医院生活。直至2017年1月22日,经由公安、检察机关、民政等多部门协调,后被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接收并照料至今。

“小女孩生下来后很健康,长得也白白胖胖。”承办检察官表示,自己曾去探望过小卉,她可爱的模样让人心生怜爱,“可惜她生下来后不久就被遗弃,无法办理出生证明,也就无法像其他正常孩子那样接种各种疫苗。”

王某的遗弃行为导致小卉被弃置长达一年九个月。80后的王某称,在此期间,他在上海找活干,“我在网吧找游戏练手的工作,生活很困难,没什么钱,所以想等有钱了再去接孩子。”

根据刑法第261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关于情节恶劣的认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中明确,具有对生活不能自理的被害人长期不予照顾、不提供生活来源,属于遗弃罪“情节恶劣”的情形。

据此,虹口检察院对王某以遗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建议量刑1年半以下。

其父愿放弃抚养权

据承办检察官透露,在批捕阶段,王某曾表示不想放弃对小卉的抚养。而到了目前的起诉阶段,王某又改口称:“想通了,觉得小孩跟着自己日子也不会好过。还是想给小孩一条生路,如果有好的去处,我就放弃对她的抚养,让她有好的归宿。”

王某被抓获后,检察机关曾找到王某的母亲。王某老家在辽宁,父母离婚后,其父亲就下落不明;母亲改嫁,平日里对王某也不管不问。因此,对于检察机关提出是否愿意抚养小卉,王母明确表示无意照顾。

另据检察官透露,王某女友郑月的父母也表示无能力抚养小卉,“女方曾和他人还育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现在由女方父母带着,为了养育这个孩子,已年逾六十的女方父亲甚至在外打两份工,确实没有更多精力再接手一个孩子。”

虹口检察院表示,小卉因遭受父亲遗弃而长期处于监护困境中,本着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目的出发,遂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的有关规定,于2017年8月22日向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制发检察建议,建议其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王某的监护人资格。下一步,检察机关将继续积极参与撤销王某监护权的工作,并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

“我们希望尽量减少父亲的遗弃行为对被害人身心健康的不利影响,并通过后续工作帮助被害人在温馨的环境中健康成长。”检察官说。

虹口法院将于近期开庭审理此案。

[对话犯罪嫌疑人王某]

日前,澎湃新闻委托虹口检察院检察官,与犯罪嫌疑人王某进行了对话采访。以下是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女朋友因为什么病入院的?

王某:她有吸毒史。女儿是在2016年3月4日江湾医院出生的,我们住在那里附近。3月8日女朋友因为脑出血,就送到江湾医院去了,因为女儿没人照顾,所以我一起抱到医院去的。

澎湃新闻:女儿被遗弃在医院,院方和公安多次联系你,你为什么不理会?

王某:医院联系我,我电话接的,我表示让我父母去把孩子接回来养,因为我没有经济能力养孩子,但是我父母不同意,不去接孩子,我也没办法。公安局找到我,我承认孩子是我的,我也养不活她,等我有经济能力了,我会去接孩子的。她在医院总有人照顾。

澎湃新闻:被抓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王某:我住在小旅馆,遇到警察盘查,说我是网上追逃的,后来就被抓了。我在找工作,在网吧找游戏练手的工作。生活很困难,没有经济来源。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偷偷回去看过女儿?

王某:没有去看过,我想她在江湾医院有人照顾的,跟着我也活不了。我曾去第一人民医院找过我女朋友,我不知道她已经去世了。我当时还因吸毒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5天,出来以后我就去找她了,但是我不敢去重症监护室,我怕遇到护工问我要钱,护理费。我在医院没找到我女朋友,就走了。

澎湃新闻:你现在感到后悔吗?

王某:后悔的,但我没钱,我有钱我就养她。我知道父母要照顾自己孩子,但是我自己都养不活自己。

澎湃新闻:你爱你女儿吗?

王某:现在双方父母都不愿意养这个孩子,如果有好的人家,我就放弃对女儿的抚养,我愿意把女儿送给他们,我自己也养不活自己,还不如送给条件好的人家,这样对女儿也好。对死去的女朋友……(沉默)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