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云家父子三人行(高H) 古代宫廷父女辣文春儿 江湖

来源:网络整理2017-12-05 12:47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已经两天过去了。

干新娘小凤

方药师,那个人到现在还没醒,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小阳这两天看陆云依旧沉睡不醒,有些担心的向方药师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是不会有问题的吧,毕竟那天看他的伤势是挺重的。


方药师沉思了一会,拍了拍小阳的肩膀,道:你也不用担心。


我想他应该过不久就会醒来了。


我这倒不是担心他会出问题。


我也就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毕竟他也睡了那么久的时间了。


小阳点了点头说道,再说,依您的医术,我看他就算是不想醒过来都是问题。


哈哈。


被小阳这一顿夸奖,方药师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笑骂道:你这小子。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十分享受。


毕竟被人夸赞,方药师哪里有不高兴的意思?嘿嘿。


小阳傻笑了一阵,随即道:喂药的时候到了,那我就先去了。


呵呵,去吧。


方药师笑了笑,摆手道。


嗯。


小阳点了点头,接着就去药房拿药了。


陆云已经睡了两天了,此刻也早已经醒过来了。


不过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毫无大碍了。


因为这两天小阳喂他的都是疗伤圣药,他的身体上的伤势,也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而那分神掌的隐患,现在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丝毫也感觉不到头脑的痛感!虽然已经睡了两天的时间,但陆云丝毫没有一点头昏脑涨的感觉,有的,只是清明透彻之感!陆云依旧躺在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现在一切都感觉好像是做梦一样!不过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依旧像是昨天的一样。


陆云先前就有些疑惑,这到底是谁来救得自己?不过之后自己又昏迷了,更加的不得而知。


所以陆云现在心里是更加的想知道真相!而正在陆云想着,房间的门忽然打开,接着就进来了一个少年。


手里正端着一个碗,不过离得太远,陆云也不知道他端的是什么。


见到房门打开,陆云连忙转头看过去,谨慎的盯着那名少年。


陆云醒了,过来喂药的小阳顿时一愣,他笑着道:你醒了?然后就走到了床边,俯下身去看陆云,接着啧啧道:不错,没想到你的体质这么好,这么快的时间就已经恢复了。


是你,救的我?虽然现在心里已经猜

[-page-]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已经两天过去了。

小雷沈婷婷你一次

方药师,那个人到现在还没醒,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小阳这两天看陆云依旧沉睡不醒,有些担心的向方药师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是不会有问题的吧,毕竟那天看他的伤势是挺重的。


方药师沉思了一会,拍了拍小阳的肩膀,道:你也不用担心。


我想他应该过不久就会醒来了。


我这倒不是担心他会出问题。


我也就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毕竟他也睡了那么久的时间了。


小阳点了点头说道,再说,依您的医术,我看他就算是不想醒过来都是问题。


哈哈。


被小阳这一顿夸奖,方药师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笑骂道:你这小子。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十分享受。


毕竟被人夸赞,方药师哪里有不高兴的意思?嘿嘿。


小阳傻笑了一阵,随即道:喂药的时候到了,那我就先去了。


呵呵,去吧。


方药师笑了笑,摆手道。


嗯。


小阳点了点头,接着就去药房拿药了。


陆云已经睡了两天了,此刻也早已经醒过来了。


不过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毫无大碍了。


因为这两天小阳喂他的都是疗伤圣药,他的身体上的伤势,也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而那分神掌的隐患,现在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丝毫也感觉不到头脑的痛感!虽然已经睡了两天的时间,但陆云丝毫没有一点头昏脑涨的感觉,有的,只是清明透彻之感!陆云依旧躺在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现在一切都感觉好像是做梦一样!不过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依旧像是昨天的一样。


陆云先前就有些疑惑,这到底是谁来救得自己?不过之后自己又昏迷了,更加的不得而知。


所以陆云现在心里是更加的想知道真相!而正在陆云想着,房间的门忽然打开,接着就进来了一个少年。


手里正端着一个碗,不过离得太远,陆云也不知道他端的是什么。


见到房门打开,陆云连忙转头看过去,谨慎的盯着那名少年。


陆云醒了,过来喂药的小阳顿时一愣,他笑着道:你醒了?然后就走到了床边,俯下身去看陆云,接着啧啧道:不错,没想到你的体质这么好,这么快的时间就已经恢复了。


是你,救的我?虽然现在心里已经猜

[-page-]

出来了个大概,但陆云依旧还是问道。

新郎新娘当着众人洞房

是啊。


之前我上山采药,不过却在上山的路上见到了你。


不过当时你正在昏迷中,于是我就把你给带回来了。


小阳矜持的笑笑,接着道:好了,就先不说这个了,你还是先把药喝了吧。


说着,就把碗递到了陆云的身边。


我看你现在也能自己喝药了吧?小阳眯着眼睛笑道。


陆云虽然依旧谨慎,但戒心也松懈了不少,他点了点头,但还是不忘的对小阳说了声谢谢。


陆云坐起身,接过小阳递过来的药,捏着鼻子的就把药给喝下去了。


喝完陆云连忙把药碗给小阳,张着嘴就趴在床沿上干呕!这真是太苦了!之前在昏迷中还不感觉什么,但现在醒过来了,喝起来还真是反应极大啊!呵呵呵,现在知道喝药苦了吧?之前我看你就像喝水一样的咽药还以为你不怕苦呢?小阳端着碗大笑道。


我那时候是在昏迷之中,这个你都看不出来?陆云大着舌头,又是干呕了一下。


不过经过这段对话,陆云对小阳的戒心也减少了不少。


而且也融洽了不少。


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虽然和师傅一起闯荡了这么多年,但心性,还依旧只是一个少年人的心理。


虽然已经经历了之前的事情,谨慎心理也提升不少,但即使这样,对于一个对自己没有害心的人,还是很容易的就接受了。


好了。


现在你还是先起来活动活动吧。


毕竟光这么在床上,也对身体不好。


小阳笑笑。


然后就准备出去了。


对了,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在小阳准备出去的时候,陆云叫住了他,问道。


嗯。


小阳转过身,看着陆云微微一笑,道:我叫曹阳,你也可以和方药师一样叫我小阳就可以了。


曹阳?陆云摇了摇头,随即道:对了,你说的方药师是谁?方药师就是给你熬药的药师。


曹阳笑着,又是说道:还有,救你的人,也是方药师。


陆云奇怪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个方药师还是一个好心人呢,竟然连自己这个身受重伤的没有一面之缘的人都给救了。


陆云心里顿时就对这个方药师有些好奇以及感激起来。


那可真是谢谢你们了,我叫陆云。


这次就多亏你们了。


如果不是你们救的我,说不定我也已经不在了。


陆云郑

[-page-]

重的对曹阳说道,连忙从床上下来,心里也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刚才自己还在想着曹阳是不是还要对自己图谋不轨呢。

夜场客人给我舔批

呵呵。


举手之劳而已。


好了,方药师现在就在外面,我就带你去见见他吧。


曹阳点头道。


嗯。


也会好,我也想见见这个救我一命的人呢。


陆云含笑点头,于是就跟着曹阳一起出去。


喏,那个就是方药师。


出了门,曹阳向陆云指了指方药师,对他说道。


陆云点了点头,他现在也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这里是一个小院。


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这里只有五间茅草屋。


看来这个方药师和曹阳每人一间,而自己,也用了一间。


可能那两间,是别人在住着。


或者是方药师的炼药房。


顺着曹阳所指的地方,陆云看见一个白衣老者正负手背对着这里站在那里。


喂!方药师,那个人现在已经醒了!曹阳大声说了一声,就小跑着跑到了方药师的身边。


方药师闻言,转过身来,接着就看向了站在门口的陆云,向他微微一笑。


陆云见方药师看向自己,也缓缓的走了过去,来到方药师的身前,向他拱手道:方药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若是以后有用的到陆云的时候,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方药师闻言一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过现在我也真的没有用的到你的地方。


呵呵。


陆云尴尬的挠了挠头,方药师虽然说的不客气,不过现在自己真的能够帮的到方药师的地方,还真是没有。


自己不但修为被封,而且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还要麻烦方药师,所以他说的这些,还真是不错。


呵呵,你也不用太过于放在心上。


主要是老头子我现在只想在这个清静幽雅的地方隐于世间,真正用的到你的地方,还真是不多。


方药师含笑道:所以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该做什么你就去做吧,那是你的自由。


陆云笑了笑,心道:我倒是想要自由,可现在有其心而力不足,怎么去追求自由?恐怕刚出去就会被人给秒了!可是,随即陆云脸色一黯,如果自己的修为始终不能解除,那师傅的事情,该怎么办?这样想着,陆云有些愁眉不展。


呵呵。


方药师捋了捋胡子,轻笑一声,然后把手放在陆云的肩膀上,正色道:陆云,你如果有什么

[-page-]

心事的话,如果不嫌弃老头子,就和我说说吧。

嗯啊别舔了尿出来了

说不定我也能为你排忧解难。


闻言,陆云复杂的看了看方药师,但随即也是一声轻笑。


不过他的这声轻笑,更加的像是自嘲。


方药师,我看这件事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因为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所以我想应该不会简单。


我看还是不告诉您好了,免得会为您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陆云抬头,凝重的看着方药师说道。


虽然陆云这话说的好像方药师很怕麻烦似得。


不过却也一笑置之,既然陆云不愿意说,自己就算再问,也不会得到任何答案。


而且说不定还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


好吧,那你如果要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需要老头子来帮忙,尽管说,和我也不必客气。


在这里想干什么干什么,就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方药师笑着拍着陆云的肩膀。


陆云心里顿时一暖,虽然现在只是见方药师的第一眼,但这一番话却是取得了陆云强烈的暖意!这还是他第一次除了师傅以外,第一个认可的人!方药师陆云的声音有些激动,但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呵呵。


在这里你就把它当成自己的家吧。


方药师揉着陆云的头,慈爱的笑道。


嗯陆云现在就好像又回到了师傅的身边一样。


在师傅身边,自己始终是那一个需要师傅保护的小孩子但一想起师傅来,陆云又看了看一脸慈爱的方药师,心情又有些低落陆云。


正在陆云心情低落时,方药师那带着磁性的苍老声音响起。


嗯?陆云好奇的看着方药师。


我怎么发现你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而且实力也被封住了?方药师疑惑的看向了陆云,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