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走近中国名媛记忆篇,中国名媛访谈004期:唐薇

来源:网络整理2017-09-14 17:33

承受住如此巨大的生活转变并在困境中求得生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唐薇红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现实纵使再艰难她都能毅然地说:“我就是要过得快乐。给我一分钱我也能过日子,也要过得开心。”能够安然接受锦衣玉食的女人并不值得骄傲,但能像唐薇红这样把富贵生活过得顺理成章又能在贫困的夹缝中生存并保持微笑绝对称得上是一门艺术。

她独立乐观的性格伴随了她从旧时期上海滩落落大方的少女变成如今“东方巴黎”最潮流的一位老太太。在年少时良好的家庭教养和她的独立开阔视野让她在封建习俗浓厚的环境里“出淤泥而不染”,虽然流连于舞厅却不带一丝俗气。步入老年的唐薇红更是印证了那句常话“年轻,是一种心态”。虽然岁月已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但她依然化着精致的妆容,以自己最美好的状态示人。她依旧每周去百乐门跳舞,这座舞厅对她而言已经远大于了一个消遣场所的意义,更近似于一个美好的习惯,那成了她生命中最灿烂,最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

传统的大家闺秀成长路线一直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然而唐薇红身上却有着与其它老人不同的独立态度,儿女都生活在国外,孙子也长大了,她却依然离不开上海这座城市。她不但不感到凄清,还说过:“我希望来生还生在上海,但是我要换一种活法,当一个上海女强人或是一个女实业家,这样最好,可以做很多事情。”这种坚强性格即时在今天的老人家里也是少见的,让人不得不叹服。

随着时光的流逝,美丽的面孔会苍老,万贯财富也可能失去,但唐薇红美丽的人生却在年月变迁中成就了一段隽永故事……[详细]

因为我爸爸是洋派的,第一个出国学西医,所以我们家里家教都很严格的。有钱人家里,娶了几房太太的,也很少争风吃醋的恩怨情仇。

:当年李安导演来找你, 他大概问了你哪些问题?

唐薇红:有一天香港有朋友来说要请我吃饭,还带了一个彬彬有礼的中年男子,饭桌上,他就问我从前你们家里佣人是怎么样的。

:教会学校会教许多和礼仪相关的吗?

唐薇红:对,教会的学校都很严格,家里我爸爸因为是洋派的,第一个出国学西医,所以我们家里家教都很严格的。比如说吃饭,不能说话,不能挑挑拣拣,最好的菜总是放在妈妈那一边的,小孩子不能站起来伸着筷子去拣,只有妈妈给你你才能吃;比如家里来了客人,小孩子必须回避,而且因为从前的人特别讲究身份等级,所以上午、下午来的客人,通常是一般客人,那就和晚上来的客人,是不能碰面的,因为晚上的通常是贵客,所以提供的茶水膳食档次也相差很大;而走步,可以迈着小碎步走,面带平和友善的微笑,给人端庄稳重之感;至于柃包,无提环的可夹在手臂处,有提环的则挎在手臂处,以金色、银色或缀满珠子的小包为上;再比如拣物,通常上半身直立蹲下去拣,有时或者可以用手护胸再下蹲,避免因领口过低而走光……[详细]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