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李白《忆秦娥》赏析

来源:网络整理2017-09-14 03:25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桥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忆秦娥》词调始见于本篇,调名本身就是词题。古代秦、晋间(今陕西、山西一带)称美女为娥。词中的“秦娥”,是唐代京都长安(属古秦地)的一位少妇。题目是“思念秦娥”,内容却是“秦娥的思念”。对秦娥的思念通过拟写秦娥怀人的方式曲折地表达出来,感情波澜就呈现为双向流动之势,俨然有“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弦外音。注意,这“秦娥”不是作者的妻子,只是一切因夫婿远行而独守空闺的都市思妇的艺术典型。词中所写,乃“人之常情”,但这“常情”中又不可避免地融会了作者自己的某些生活体验。

相传春秋时有萧史者善吹箫。秦穆公的女儿弄玉也爱吹箫,穆公遂将她嫁给萧史。婚后,萧史教弄玉吹箫,声似凤鸣,引来凤凰,二人随凤凰飞去。本词起首二句由此典故化出,但不黏着于萧史、弄玉故事,而是写秦娥月夜梦醒,思念阔别的情侣,拈箫吹弄,其声凄咽。先写箫声,后出吹箫之人,是倒卷帘的笔法。

灞桥,在长安东灞水上。自长安东行,必经此处。汉唐时人送客到此,有折柳条赠别的风俗。

乐游原,在长安城东,地势高而平,可俯瞰长安全城。每逢佳节,长安士女多到这里游赏。清秋节,指天气清肃的秋日。又可特指重阳节。

自长安向西北方去,须经咸阳古道。盛唐时期,帝国在西北方拓土开边,有许多文士和武士在那里从事汉民族和少数民族间的军事、外交活动。

汉家陵阙,咸阳北原上有西汉11个皇帝的陵墓,绵延百里。阙,古代宫室、陵墓建筑物的对称形门楼。

本词上片写秦娥的春愁,下片写秦娥的秋怨。她所思念的夫婿,既曾过灞桥而东去,又曾经咸阳而西行。思妇四季伤怀的情愫,征人四方羁旅的踪迹,只用40余字便概括无遗,笔墨十分周到而经济。写春愁,场景在明月高楼、闺阁之内;写秋怨,场景在夕阳高原、苑囿之外:日盼与夜想,坐思与伫望,封闭的狭小天地与开放的广袤空间,对举成文,相映互衬。言灞桥柳色,年年伤别,是暗写分别之际折柳赠行之痛;言咸阳古道,音尘断绝,是明写分别之后登高企盼之苦:又是一重照应。秦娥对亲人悠悠不尽的思念,就通过这时序的跳跃,场景的转移,动态的变换,多时空、多侧面的种种映衬,立体而丰满地凸现出来。末二句积淀着深重的历史感慨,表面是写秦娥凭高望远时所见之景,背面却折射出了词人因怀才不遇而失望于政治、悲慨于人生的满腔抑郁和愤懑。

(作者钟振振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韵文学会会长)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